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军事小说  纪实小说                  

《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莫应丰现代小说全文线上看

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
      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
  在天来溪和横心涧交汇处,有一个很大的
敞棚屋。十二个巨大的青刷木柱子支撑在四角
和四边,上面是正方形的杉皮屋顶。它象一个
凉亭,又不是凉亭。敞棚底下烧着一堆大火,
火的周围用石头砌了一个圆圈。圆圈里面的柴
灰高高堆起,象一个坟堆。人们把敞棚屋和里
面的火堆统称为“长明灯”。顾名思义,这堆
火是永远不熄的。用意不难知道,是为了防止
断绝火种,反正天外天有的是柴,不愁火不能
续。棚子外面,柴堆垒得象一座小山。
  有一个妇女拿着一根长长的拨火棍在照料
着火堆。她穿的是一种奇特的衣服,一块长条
形粗麻布,从颈后兜过来,在胸前交叉,再从
两肋包到背后,随便打了一个结。裤子是用棉
布缝的,补钉压补钉,百孔千疮,长度盖不住
膝盖。她那一身棕黑色的皮肤和未经梳洗随便
挽了一个髻的头发,使人联想起新石器时代的
人类。她的容貌称得上秀丽端庄,脸上有些愁
色,象是一个在重压下生活的不幸女人。
  她拨开柴灰,从里面捡起一个煨焦了皮的
红薯来,拍拍灰,捏一捏,随即喊道:“红薯
熟了!”她的嗓音是单薄的。
  离这里不远便是栀妹善人教唱《盘古经》
的地方。孩子们听说红薯熟了,一齐朝这里欢
奔,见了女人,叫一声“狗贱婶”。
  狗贱婶指着灰堆说:“扒开灰,自己捡。

  孩子们面对大火,毫不畏惧,扑进灰堆,
从混杂着许多火炭的热灰里捡红薯,象一群正
在抢食的小猴。
  他们拿着红薯吃得正香,狗贱叔来了。他
是一个侏儒,好象是从地里冒出来的。只见他
那前额突出的大葫芦头在台基下面攒动了几下
,整个身子就站在孩子们面前了。他上身没有
穿衣服,突出的胸骨闪着亮光。那鼓着两块腱
子肉的手臂一个长,一个短。两条腿被不成形
的裤子罩住,看不见,只能看见一双内八字的
脚板。他从一个孩子手上夺过红薯来就啃。那
孩子愕然地望着他,莫可奈何。
  “狗贱!”女人瞪了他一眼说,“一到孩
子吃东西的时候你就来了,你已经几十岁的人
了,好意思?”
  “不要你管。”狗贱把他的暴眼珠一鼓,
足以使人倒退三步。
  女人生气了,拿了两个大红薯,从他身边
悻悻而过。他一把扯住女人的裤腰带说:“你
到哪里去?”
  “给栀妹善人送吃的。”女人说着,把腰
一扭,挣脱了他的手,急急地走开。
12
选择章节:
点击此处翻到第一页(Home)
点击此处翻到最后一页(End)
点击此处翻到前十页(PageUp)
点击此处翻到后十页(PageDown)
点击此处翻到前一页<-
点击此处翻到后一页->或空格

小说推荐

现代都市风景——论亦舒与琼瑶言情小说之差别老外对金庸小说的理解 暴笑!

其它作品

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军事小说  纪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