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军事小说  纪实小说                  

《我为死囚写遗书》欢镜听行道现代小说全文线上看

我为死囚写遗书自序
         自序
  公元2006年5月25日,《重庆晚报
》用半个版面介绍了中国“欢”姓第一人——
欢镜听。当天下午,香港凤凰卫视与欢镜听取
得联系,为他制作了一期专题节目,2006
年6月20日晚,香港凤凰卫视在“冷暖人生
”栏目中用四十分钟时间向海内外广大观众介
绍了欢镜听曲折、传奇的人生历程,其中,重
点介绍了欢镜听在监狱中为死囚写遗书的特殊
经历。紧跟着,河北电视台、重庆电视台、时
代信报、南京周末等媒体也将关注的目光投到
欢镜听身上……
  “欢镜听”即我本人——这是我的真名。
我的笔名叫作:欢镜听行道。
  1996年10月至1998年4月,我
曾在重庆市某看守所有过一年半的牢狱生涯(
详见附录《中国“欢”姓第一人》)。在狱中
,我曾经为一百多名死囚写过遗书,为他们办
理过今生今世交待的最后的“后事”。当时,
这些鲜活的生命离执行死刑的时间,仅有十多
个小时了。坦诚地讲,当我为死囚写第一份遗
书时,笔尖禁不住划破了好几张稿纸,内心的
战栗(并非震撼)让我好多天难以平静。可是
,当我替死囚写了数十份遗书后,那种内心的
战栗因司空见惯而渐渐趋于平常,到后来,坐
到我面前的,似乎不是鲜活的人命,而是自由
市场上那些待宰的活鸡,也就是说,在见多了
死刑犯之后,我的心灵也磨出了厚厚的趼子,
对生命不再抱有敬畏,而是一片麻木。
  我在动笔写作本书时,已经是20世纪末
叶,待到脱稿时,正逢全世界都在庆祝新千年
——21世纪的到来。那段时间,似乎全世界
任何一个角落都挂满了千禧年的横幅。尽管,
有许多学者在媒体上大声提醒人们:新千年应
该从2001年算起,而且,千禧年这个提法
也不准确。然而,学者们的呼吁并未阻挡人们
迎接千禧年的热情。也许,在大多数的人们看
来,新千年多算一年还是少算一年,无非是早
一天或晚一天的区别,跟千载难逢这样需要等
上一千年才能遇上一次的新千年相比,似乎不
用太过计较了。何况,人类历史上,从未有人
活上一千年;更何况,古往今来,人类生生灭
灭,又有多少人在活着时刚好踏上辞旧迎新这
个坎儿上的?而且,这一次是真正的一辞一千
年、一迎一千年,套用一句佛经中生死轮回的
话来说:一千年的光阴,够生命轮回好多次了
。基于这个原因,有朋友戏言:《我为死囚写
遗书》是一部跨世纪的作品——不是跨一百年
这样的世纪,而是一下子跨了一千年。
  在这期间,有好多次,我试图把这些案例
12
选择章节:
点击此处翻到第一页(Home)
点击此处翻到最后一页(End)
点击此处翻到前十页(PageUp)
点击此处翻到后十页(PageDown)
点击此处翻到前一页<-
点击此处翻到后一页->或空格

小说推荐

男女之爱是永恒话题 “情爱小说第一人”渡边淳一一百部世界名著中最经典的一句话

其它作品

我为死囚写遗书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军事小说  纪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