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纪实小说  轻小说  蔷薇言情小说  繁体版

《中年英雄》千夫长现代小说电子书线上看阅读

点击阅读《中年英雄》或更多千夫长小说

中年英雄
          序
  千夫长>>中年英雄
  序
  小说是个累人的活物
  文/千夫长
  这本小说我写得很累。
  2003年1月《红马》出版时就已预告
,计划当年8月出版,但是我却写到现在,今
年的8月才出版。
  想写这本书时我挺狂妄,想用春秋笔法为
我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广州写一部发展简史。每
天坐在电脑前,我虔诚地净手焚香,但是,西
汉那个写《史记》的司马迁苍老的灵魂就是不
附我体,我揣度那苦灵魂早已转世投胎。任凭
写作背景海阔天空,在我电脑屏幕上晃动表演
的,始终是和我一起打拼伴随广州共同成长的
那群朋友,这让我的写作变成一种宿命,我要
为那群由青年长成中年的朋友树碑立传。城市
像被子一样成为我的小说背景,我要展示的是
被窝里的人。
  我和胡野秋在《人马情未了》的对话中说
过,不要把我误解成只写蒙古草原的作家,《
中年英雄》和我的草原之间连一片草叶的联系
都没有,是纯粹的都市生活。可是现在,呈现
在面前的这本书,不但有联系,而且,小说的
结尾竟然又走回草原,不用读者问,我都要问
自己,老兄你这是搞的啥子名堂?
  小说是有生命的,我一边写作,小说就一
边长大,儿大不由爷,我也没话说。我所说的
小说是有生命的,不是老生常谈的写书是什么
千古事,像《论语》、《易经》那些古书什么
的多少年、多少代都可以流传,我现在不奢望
这个。我所说的意思就是小说本身是有生命的
,是一个活物。而且这个活物是有精神气质的
,就像我在广州生活了近二十年,陌生人一眼
就会看穿我身上所洋溢的蒙古草原的气质。大
概是因为这本书是我写的缘故吧,从DNA密
码上我对这个生命有垂直遗传,尽管写的是广
州这个大都市的生活,但是这本小说绝对无法
逃避蒙古草原的精神气质,小说也是有种的。
  写作是一种逃避和掩饰的艺术,写作是对
现实和梦境残缺部分的圆饰。这两句话虽然拗
口,却很经典。我找不到出处了,但是肯定不
是我自己说的,我从来没讲过这么概括的话。
关于能产生这种话语的读本,我只有两个免费
读物的来源,一是评论家谢有顺的著作,二是
编辑家林建法主编的杂志《当代作家评论》。
谢有顺的书填补上了我在广州由于经商所断下
的这十几年的文学史,让我看清了在文学这行
当里哪个仁兄还混得不错;林建法的杂志很纯
12
选择章节:
点击此处翻到第一页(Home)
点击此处翻到最后一页(End)
点击此处翻到前十页(PageUp)
点击此处翻到后十页(PageDown)
点击此处翻到前一页<-
点击此处翻到后一页->或空格

小说推荐

从李白《侠客行》看金庸的侠义精神一百部世界名著中最经典的一句话

其它作品

红马中年英雄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纪实小说  轻小说  蔷薇言情小说  繁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