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纪实小说  轻小说  繁体版

琼瑶言情小说中的年轻女性恋爱心理分析

熟悉琼瑶作品的读者都能够明白她的小说里有多少“琼瑶式”的爱,其中尤以男女爱情为主线。然而”爱情”究竟是什么?是花前月下的海誓山盟?是缠绵悱恻,惊天动地的恋爱经历,还是夫妻双方手牵手、每天面对的平凡生活?其实爱情讲不清也道不明。

纵观琼瑶的64部小说,美化人生的“理想爱情”是她小说的主旋律;曲折新奇,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是她小说引人入胜的主要手段;具有浓郁诗意,雅俗共赏的文学语言是她小说的独具魅力的重要特点。这也是为何她的小说深受青少年尤其是青年女性喜爱而产生的长久社会影响的原因,也解释了在两岸文坛上形成的一种历时30多年而不衰的“琼瑶现象”。然而她的贡献还远不止如此。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琼瑶的言情小说是对青少年恋爱心理做出了最生活,最真实,最透彻也最唯美的剖析。她将青少年尤其是青年女性的恋爱心理特点做了最生动最确切的诠释。

从琼瑶的系列言情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女性(尤其是青年女性)在恋爱时会经常神情恍惚,有时会离奇的傻笑,有时会莫名的沮丧,有时显得温柔体贴,有时又变得著急焦躁。这些在琼瑶的每部小说中都有很明显的体现。用琼瑶小说的原话来说:“恋爱中的人都是疯子,一会儿高兴的要死,一会儿又难过的要命。”为此,笔者总结出琼瑶的系列作品中,女性(尤其是青年女性)恋爱时的几种表现形式和基本心理特征。

一是单刀直入式。无论是《翦翦风》中的何飞飞,《青青河边草》中的青青,还是《烟雨蒙蒙》中的陆如萍,都是毫不隐晦地将自己对中意男性的爱慕直白而热烈地表现出来,不管对方接受与否,也不在乎对方退而求其次,只希望对方能明白自己的心意。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青年女性都会选择这么直接的方式来震慑对方,也有些青年女性望穿秋水,盼过昨霄盼今朝也无法得到爱慕之人的青睐与回应而选择单相思或者暗恋。这些都是青年男女可能有过的一种情感经历,只需要进行适当的心理疏导与调适,便可获得内心的平衡与平静。

二是潇洒忠贞式。心理学研究表明,青年女性在恋爱过程中,有一种天然的自我心理防御本能,排他性极强。虽然现实生活中不乏有陆如萍这样不介意对方“退而求其次”而选择自己的女性,但绝大多数青年女性都希望男方要忠贞不二。爱就要爱得潇洒,爱就要爱得忠贞。《还珠格格》中的小燕子就对当时男人三妻四妾,女人从一而终的传统思想表现出了强烈的反抗和不满。《烟雨蒙蒙》中的陆依萍在这方面对男方要求更为苛刻。如果对方不能始终真实如一地对待自己,虽然心有不甘也要立即分手,潇洒放弃。

三是梦境表现式。爱做梦,这是男女青少年对异性的向往,对爱情的渴望的朦胧期所具有的一种普遍现象,尤其是青年女性表现得更为明显。在琼瑶的系列言情小说中,几乎所有的女主角无一例外地都爱做梦,而且都是美梦。她们对爱情,对人生,对社会乃至对世界都充满了希望和热情,而且希望生活以同样的热情来回报自己,这对青年女性的身心发展有著积极的影响。然而过度追求梦境便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不遵守客观规律又无现实可能的追梦是会阻碍一个人的身心正常发展,俗称“走火入魔”,这在琼瑶的作品中已经有大量的描写情节。

琼瑶言情小说的精彩与绝妙还表现在她还把青少年女性随著年龄的增长,在对异性的向往,对爱情的渴望之中所产生的迷茫与困惑做了动人的描绘。

首先,关于“恋师情结”。无论是《我的故事》里琼瑶自己,还是她的自传式小说《窗外》中的江雁容,都是具有典型“恋师情结”的女孩。虽然从文学角度而言,师生恋可能是一份唯美的,缠绵的浪漫爱恋。而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在这份唯美后面又隐藏了更多的家庭隐患和社会隐患。琼瑶的长篇小说《窗外》里少女江雁容和国文老师康南的师生恋产生、发展、以及结局就非常真实而动人的表现了“恋师情结”的以下特征:

一是有一定的潜在动力。才女江雁容被温文尔雅,腹有诗书的国文老师康南的学识、气质和人格魅力所吸引,不惑之年的康南也对富有灵气而又孤独可怜的江雁容而动心。一对在文学上志同道合的恋人跨越了年龄、家庭、身份地位以及社会舆论的鸿沟而努力想要在一起,去实现他们认为的“人世间最美好最纯净”的爱情,这就是共同喜爱文学的潜在动力。

二是当事人有闭锁心理。偏科严重导致成绩不好的少女江雁容在家中地位十分微不足道。母亲疼爱成绩优秀又乖巧的妹妹,父亲偏袒霸道而又骄傲的弟弟,她时刻感到被遗弃,不被需要,没有人关心,爱护自己。于是逐渐关闭了自己的心扉,活在孤独的自我世界中。不愿任何人打扰也不愿打扰任何人,只是向日记倾吐自己的压抑与不满。而她“灵巧而富有文采”的日记被国文老师康南发现后,用温暖关爱的文字逐渐打动了江雁容,让她慢慢敞开了少女封闭的心扉,这也成了他们不顾一切追求恋爱的基础和条件。

三是绝大多数难以遂愿。由于家庭的强烈反对与社会的舆论谴责,少女江雁容最后按照父母之意嫁给自己并不真爱的李立维,国文老师康南也迫于社会的舆论压力远离了女学生,两人的爱情“无疾而终”。毕竟青少年时期不考虑家庭和其他社会因素的影响而产生的“恋师情结”并不现实,随著文化程度、年龄、经历的增加,情感意识的增强,大多数有“恋师情结”的青少年也会摆脱这种幼稚的依恋。琼瑶的小说自然也有其“理想成分”和“唯美成分”在其中,真正的“恋师情结”是很少有可能发展成为一段真实的恋情的,往往只存在于当事人那份潜意识的原始冲动,经过现实生活的过滤与思考,往往不会有具体的行为和结果。

其次,关于“唯爱生存”。两性心理学研究表明,女性一般独立性不强,比较依赖人,恋爱中的青少年女性更是喜欢依赖“爱自己的人”。在琼瑶言情小说的爱情王国里,爱情是滋润女性自我并赋予她生命活力的源泉。拥有了爱情,女性的生活就会得到“生命的怒放”,失去了爱情,女性的自我就会出现“枯萎和凋零”。《翦翦风》中的何飞飞因得不到柯梦南的爱而始终郁闷导致落水而亡。《烟雨蒙蒙》中陆依萍和陆如萍因为争夺何书桓的爱,一个发疯一个自杀。当心爱的人拂袖而去,当海誓山盟寿终正寝,当风花雪月的浪漫一去不返,那种切肤之痛不言自明。

琼瑶的小说不仅大量描述了青年女性在恋爱过程中心理上的困惑、迷茫和障碍,而且还抱著作者深深的同情与理解,委婉而直白地指出青年女性在恋爱过程中容易走入的几大心理误区:

一是“矜持自尊“。在琼瑶的作品中,经常出现男女恋人有分歧、有矛盾,问题无法达成共识时,女方喜欢生闷气,摆谱拿架子,总是希望对方能够服软示弱,主动揣摩自己的内心,不愿主动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和要求。两性心理学研究表明,青年男女的感情生活中肯定会出现很多摩擦与困难,会有很多障碍与问题,需要男女双方相互理解与包容来共同克服。琼瑶的《一帘幽梦》中,婚后的紫凌和云帆相处融洽,然而紫凌一直无法忘怀楚廉并时常与其用电话或邮件交流,这时他们之间便出现了不理解、不信任的问题,而紫凌始终保持著“矜持”与”自尊”,希望云帆能够理解自己并说出很多“伤害”云帆自尊心的话,最终两人不欢而散。不可否认男女双方在发生问题时,男方应该显得稳重成熟、理智大度一些,但女方过分随意冲动生闷气,高高在上的“矜持自尊”,要求男方必须无条件的服软示弱,是肯定要伤害双方感情的。

二是“无端猜忌”。琼瑶的言情小说很多女主角,动不动就怀疑对方不爱自己了,对方热情的态度稍有改变就要担心感情变质,担心爱情会结束。《三朵花》中大姐就是随时怀疑男方有变化,对感情没有信心,既缺乏自信,又不信任对方,并不断地试探猜忌、无理取闹。男方实在“无法忍受”,终于愤怒决定与其分手。有心理学研究报告显示,许多女性在情感生活中自认为是弱者,这也是大多数青年女性为何在择偶时非常强调“安全感”。

三是追求“神圣完美”。琼瑶笔下的女主角往往过于追求爱情的“神圣与完美”,过于依赖诺言的效力,认为只要是真爱就应该完全彻底的“神圣完美”,对方一旦不满足自己的要求就会否定感情的质量。《望夫崖》中的依依为一句承诺而守候了十几年最后郁郁而终。《一帘幽梦》中的绿萍因为感情受挫而导致精神崩溃,变得心态扭曲地不断折磨楚廉,一旦楚廉不满就发怒,认为楚廉欺骗了她的感情愚弄了她而发起更强烈的报复。现实生活中不乏这样的人这样的事。笔者担任大学生心理咨询工作多年,很多大学生在热恋时都海誓山盟非君不娶(嫁),向往著“神圣完美”的爱情。

综上所述,琼瑶的言情小说不仅文学色彩浓郁、情节曲折动人,而且男女主角都是情感丰富、“唯爱唯美”的人。因此读她的言情小说,不仅有情感上的陶冶与体验,更有精神上的释放与安慰。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https://bailushuyuan.org/novel/traditional/reviews/42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https://www.shuhai.org/articles/53/

白鹿书院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纪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