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纪实小说  轻小说  繁体版

读倪匡《卫斯理》科幻小说对人性的思考

倪匡科幻小说不以对“科学”成分浓墨重彩的渲染取胜,而是以丰富惊异的想像和曲折多变的情节以及对人性的探讨与思索深深吸引著读者;在文学中探讨人性的善恶,思考生命的意义,表现出对生命存在的关注和追问;力图通过故事让人们明白人性的善恶及生命的意义,从而去努力实践和追求人性与社会的真、善、美,实现人生的最高境界和价值。

享有“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美誉的倪匡,以其科幻小说的显著成就与金庸亦舒被人认为是“香港文坛三大奇迹”。倪匡的科幻小说数量之多,成就之大,在中国当代文坛上可以说无人可比。他的科幻小说不仅以武侠、探险、民间传说、星际旅行、历史疑案、迷信灵异等诸多因子构成的一个个独具一格、奇幻美妙的科幻世界让人流连忘返,更以奇幻惊异的想像、曲折多变的情节以及对人性的探讨与思索感染和吸引读者,显现出浓厚的探索精神和人道情怀,以致柏杨称他是“华语作家中,使科学新知和文学结合的第一人”。

一般来说,人性即人人生而固有的本性。荀子说:“生之所以然者谓之性”,“凡性者,天之就也,不可学,不可事......不可学,不可事而在人者谓之性。”可见,人性是不能学习而与生俱来的自然而然的东西,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性。倪匡的科幻小说往往以奇幻的科幻世界为依托,著重对人性的善恶予以探讨和追问,力图通过小说让人们明白人性的善与恶及生命的价值与意义,从而努力实践和追求人性与社会的真、善、美,实现人生的最高境界和价值。

1、人性之恶的集中展示

自古以来,人性就是文学作品中永恒的话题。人性一直以来都被分为善和恶两种,“所谓善恶,即是所谓好坏”。一般来说,凡是有利于满足社会和他人愿望的东西,都是善的,与此同时,凡是阻碍、损害了社会和他人愿望的东西,都是恶的。因此,凡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进行侵犯、干扰、伤害,就是恶,相反则为善。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是一个困惑人们已久,而且似乎将永远困惑下去的问题。孟子说人性本善,荀子说人性本恶,杨朱说人性善恶相混,告子说人性本无所谓善与恶,到底谁对谁错呢?似乎没有定论。人类要想探究人类自身,首先需要思考的就是人性的问题,倪匡在其科幻小说中注入了自己对人性的思索:人性有善有恶,善恶相混,彼此交战,而善最终必将战胜恶。

荀子说:“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从而提出了人性本恶的主张。俄国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就将更多的眼光盯在了人性具有毁灭性的邪恶之上,他的《罪与罚》、《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等小说,让人感到阴冷绝望。纵观倪匡的科幻小说,同样让人感到颤抖和对人性的失望。在这些小说中,倪匡无情地揭露了人性的种种邪恶,以至那些有著高度的科技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外星人不止一次地将地球人视为“低等,是一种近乎白痴的极度的低等”。

贪欲可谓是人性之恶的最主要表现。人人都有贪欲,正所谓“饥而欲食,寒而欲暖,劳而欲息”,骑著驴骡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侯,做了天子又想成仙。世上无数的男男女女在欲望的圈子里转来转去,而人的欲望多种多样,永无止境。倪匡科幻小说中就展现了人类各种各样的欲望:对生存的欲望,对金钱的欲望,对权利的欲望......在倪匡看来,濒临饿死的饥民想要有最低限度可以维生的食物,是一种欲望;已经拥有了一大片国土的帝王,想吞并近国,扩大疆土,也是一种欲望。欲望的原则虽然不同,但同为欲望却是一样的。而且,人们为了满足自己小小的欲望,可以不择手段,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行为,甚至不惜损害别人的利益。

《大犯罪者》可以说是对贪欲是一切恶行之源,一切祸害之根的最好注解。主人公范围本是爱神实验室中的产品,他拥有许多超能力,如用思想直接控制电脑等。为了满足自己成名的欲望,范围频频犯罪,甚至公开劫持了一批参展的宝物,向全世界的治安力量挑战,成了人所皆知的大犯罪者。后来他又迫使各国政府向他屈服,成为世界上最具权势者,全人类的权利真正掌握者。但他对此并不满足,还一心要摧毁自己的培育者——爱神,为此他不惜动用全世界所有的核武器。而黄绢,这个权利的奴隶,也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自己的情人原振侠和卡尔斯将军,投向了范围。各国政府也纷纷投降,并分别与范围做了交易。在这里,人们在欲望的圈子里转来转去,为了各自的利益而精打细算,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为了各种欲望而出卖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被收买的价钱。人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打算,都希望能在暗地里进行些有利自己的交易,以便满足自己的利益和欲望。在小说中,倪匡展现了人类的种种欲望:成名欲、权利欲、野心欲……以及人类为了满足各自的欲望而进行的种种交易和丑行,有力地批判了欲望——这一人性之恶源泉对人性的扭曲和损害,表现了对人性的深层思索。

如果说贪欲是人性恶的最主要表现,那么欺诈就是人性之恶的最常表现了。人们之所以强调诚实守信,就是因为诚实太少,而欺诈太多。人和人之间的沟通主要靠语言,而不是心灵的赤裸裸地交流,而语言是最容易作伪的,因此人和人之间其实无法实现完全沟通,没有一个人可以知道另一个人的心中在想什么,虚伪和欺诈也就为所欲为了。正如倪匡在《头发》中所说:“欺诈可能是地球人最易犯的一种邪恶。如果有哪一个地球人站出来大声说,我一生之中,从来没有犯过欺诈,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最邪恶的欺诈者”。在倪匡科幻小说中,人间就是一个充满了欺诈的世界。就像他在《谜踪》中所写的那样,特务间谍为了达到目的,互相欺骗,互相利用,上级骗下级,下级瞒上级,勾心斗角,不择手段,甚至安排了人进入图画中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倪匡通过他的小说,对欺诈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描写和辛辣无情的批判,表现了他对欺诈的厌恶和无奈。

在种种人性之恶中,最令人痛心和无法理解的应该是自相残杀了。人类同为地球上最具智慧的高级生物,却热忠于自相残杀。可以说,几千年的人类历史,就是人类互相残杀的历史。倪匡在《异宝》中无不悲痛地说到:“地球人可以为千百种理由而自相残杀,为了粮食,为了女人,为了权利,为了宗教......原因有大有小,残杀的规模有大有小,自相残杀的行为,在自有人类历史记载以来,从未停止过!”在《自杀阴谋》中,老刀为一杀手组织的首领,被称为世上顶尖的杀手。小刀为了谋取这一位置,不惜设计要除去自己的父亲——老刀,老刀同样也在设法除去小刀。为了要小刀自杀,老刀设计要小刀安排原振侠自杀,并同时安排了美姬(老刀、小刀共同的情人)自杀。最终,小刀因无法令原振侠自杀而只得自杀。可见,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权利,可以不顾“血浓于水”的父子之情而相互欺骗,自相残杀,使人不由悲凉感到:连亲生父子都不能容忍,人又岂能与别人和睦相处?而且,放眼世界上,为了各种利益,父母子女之间反目成仇、互相利用、互相欺骗、自相残杀的例子数不胜数。可见人性之中确实存在著邪恶的天性。

倪匡科幻小说以一个个精彩的故事,诠释了人性的种种丑恶。令人恐惧和无奈的是,这些人性之恶并不只是小说中的幻想,而是实实在在地存在于人类之中,存在于每个人的内心之中。人类无法否认:人性是自私的、丑恶的。与其说倪匡科幻小说是科学的大胆幻想,不如说它是人性丑恶的收集室,是倪匡对人性之恶的集中展览与揭示。但倪匡并不因此而悲观、绝望,他在揭露、批判人性之恶的同时,也对人性中美好善良的一面进行了真情的赞美和讴歌。

2、人性之善的真情赞美

孟子说:“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不善,水无不下”,从而提出了人性本善的主张。俄国伟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就在他的一系列巨著中贯穿了这样一个主题:通过忍耐回归到人的仁爱本性上去,即所谓道德的自我完善,体现了人性善的一面。倪匡科幻小说虽然描写了人性的种种丑恶,但也同样表现了人性善的一面,并对此进行了赞美和肯定,表现出对美好人性的期盼与呼唤。

纵观倪匡的科幻小说,虽然犹如进入了十八层地狱,让人感到阴冷绝望,却又处处洋溢著爱的光芒,让人感到温馨舒畅,充满希望。亲情、爱情、友情始终贯穿在他笔下人物的生命中。《幽灵星座》和《黑暗天使》就是一曲人性之善的赞歌。施哲和黑纱来自幽灵星座,她们要借助地球人的形体收集地球人的灵魂。然而,施哲却爱上了自己收集对象——地球人刘量中,无法下手。黑纱取得刘量中的灵魂后将其交给原振侠——施哲要收集灵魂的下一个对象。施哲最终放弃了自己的任务,选择与刘量中在一起,以两个被永远禁锢的灵魂的形式在一起。而另一人物女巫之王——玛仙为了爱,宁愿把本来要令原振侠死亡的噩运,用巫术力量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去接受灵魂被永远禁锢的噩运。这种爱感动了黑纱,使她也放弃了执行任务(代替施哲收集原振侠的灵魂)而受到了严厉的惩罚。后来,黑纱遇到了因公主之死而痛不欲生的年轻人并深深地爱上了他,当年轻人得知公主的灵魂已被禁锢在幽灵星座时,他宁愿自己的灵魂也被永远禁锢以便和公主的灵魂在一起。最终,黑纱为了爱,以自己的彻底消失,换得了公主的重生在这个故事里,无所不在的爱和友谊展示了人性善的一面,而小说最终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和挚友死后重生正是倪匡对人性之爱的肯定和祝福。

倪匡科幻小说中的人性之善不仅表现在人间之爱上,还表现在自我牺牲的精神上。正因为人们勇于自我牺牲,无数仁人志士会为了世界的和平美好而前赴后继、死而后已。正如在《雨花台石》中所描写的那样,嗜杀成性的不知名生物在其生存的星球毁灭之后,乘逃难工具——两块类似雨花台石的石头来到地球。在逃难工具里,他们还不停地自相残杀。后来,不知名生物分别侵入了一位高僧和黑人班纳身上,试图控制和利用他们,让他们成为世上最有权利的人而在人类中继续嗜杀;然而,这位高僧和班纳并没有投降,而是引火焚烧了自己,与那些妖孽同归于尽,以免他们蔓延整个地球。高僧和班纳为了保卫地球,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他们的英勇无畏和自我牺牲精神正是人性之善的有力表现。

不仅如此,倪匡在对人类之爱和自我牺牲精神赞美的同时,对正直诚实、和平善良的美好人性也予以高度的肯定与激赏,并塑造了人性善的代表——红人和爱神星人。红人善良仁慈,正直诚实。在《血统》中,他们前来地球寻找被郑天禄(一个狡猾的天龙星人)所骗走的首领的“生命之源”——一块供他们吸收能量以维持生命的矿物。当他们千辛万苦地找到“生命之源”以及另一件属于天龙星的宝物时,立即毫不犹豫地让卫斯理将那件宝物归还给天龙星人。爱神星人同样是人性善的代表,他们和平善良,充满了爱心,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欺骗,具有人世间的一切美德,就连他们制造的机器人也同样如此。在《假太阳》中,爱神星人因自己的星球有难而急著去拯救,原振侠为了玛仙而独闯爱神星人留下的防御体系,并企图破坏这一防御装置,因为他知道防御装置秉承了爱神星人的一切美德,绝不会伤害别的生命。而且,在旧太阳死后,爱神星人制造了一个新的太阳来代替,拯救了地球,又将自己的生命基因移入了地球猿猴之内,使猿猴最终进化成了具有高级智慧的生物——人。后来,当爱神星人与其他星球的高级生物再次降临地球,看到地球人的自相残杀之后,其他星球人提出的消灭人类的计划,爱神星人坚决反对,并一直在暗中默默地帮助地球人,希望地球人有一天能摒弃人性的丑恶,进化成具有各种美德的真正的高级生物。这种种人性之善不仅是倪匡肯定赞美的对象,也是他对人性的美好展望和期待。

此外,倪匡科幻小说中的其他主要人物,如卫斯理、白素、罗开、高达等无不是一诺千金、诚实守信之人。他们品德高尚,乐于助人,正直诚实,勇敢坚强,不畏强权,反对专制,以天下(地球)安危为己任。他们虽有时不免耍上一些小手段,但本意和出发点却是善意的。他们也是人性善的代表,在他们身上体现了人性善良美好的一面。这种人性的善良美好才是人性最为宝贵的东西,也是倪匡要肯定和期待的所在,更是当下人们应该积极追寻和坚守的所在。

3、理想人性的积极追寻

人性善恶相混、同时存在。善不死,恶不止,没有善也就无所谓恶,一部人类史,就是人性善恶的交战史。正如倪匡在《红月亮》中借巴图之口所说:“地球人虽然有不少是极下流、极无耻的,但是何尝又没有高尚的、具有智慧的?”“地球数千年的文明,可以说是智慧和愚蠢、正义和邪恶斗争的纪录,这种交战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之间进行著,甚至在每一个人的内心之中进行著。”

科技的发达、物质的丰富在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改善人们生活质量的同时,也给人类带来了一系列负面影响:人们心中既定的思想观念被推翻,科学文明代替了封建迷信,因果报应及天堂地狱之说成为虚幻,人们失去了信仰和精神寄托。同时,工业文明和商业文明中的金钱至上观以及金钱与权势的不平等,严重摧残著人们的精神家园,导致了人们信仰失落、人性扭曲、道德沦丧、心态失衡。很多人开始不择手段,一切以自己为中心,以金钱和权势为目的。犯罪活动频频发生,而法律制度的不健全使得很多犯罪活动得不到惩罚和控制,人们开始变得疯狂和失去理智,人性恶的一面被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现实中种种表现无不深深触动著倪匡,成为他科幻小说创作的素材和灵感来源。他小说中人性恶的种种表现,不管是地球人自身的,还是某些外星人所具有的,都是人类人性恶的缩影。同样,人类中也有著各种各样善的一面,虽然这种善在恶的潮流中显得微乎其微,但它始终是人类孜孜追求的理想所在,因此,在倪匡科幻小说中,对人性善的刻画成为他小说创作的起点与归宿。从这一点来看,不管是人性之善还是人性之恶,都表达了倪匡对人性完美理想的向往与追求。人性之善固然是倪匡心目中的理想人性,是他对人性美好的展望和期待,因此他在其小说中塑造了红人、爱神星人等人性善的代表,这些毫无一点邪恶的外星人,可以说正是地球人进化的目标,也是人性进化的最高境界。人性之恶同样表达了倪匡对理想人性的追求,因此在其科幻小说中,倪匡写出了人性之恶的种种丑恶及其对人类的伤害,正是人性之恶使社会成了人间地狱。那么,要想建立人间天堂,就必须摒弃人性之恶,使人人都拥有善美德和品性。因此,倪匡通过科幻小说表达了人性善必将战胜恶的美好愿望。正如倪匡在《宇宙杀手》中所描写的一样:西陵星鬼魂面对宇宙灵魂的杀手——宇宙杀手,不得不求助于雷九天和原振侠。面对不可知的敌人,雷九天退缩了,并被宇宙杀手乘机侵入体内,以伺机消灭西陵星鬼魂。然而在最后关头,雷九天并没有屈服,他勇敢地与控制自己的宇宙杀手相抗,给了西陵星鬼魂带原振侠逃走的机会。虽然最后他被宇宙杀手杀死,但宇宙杀手也因此被西陵星鬼魂永久地困在了古墓之中,而不能再为祸人间。雷九天在最后关头,其人性善的一面战胜了恶的一面。

倪匡科幻小说表现的人性观正是他对现实人性的探索和思考,而他在小说中所表达的美好意愿,即在人性善恶交战的历史上,善终将战胜恶,也正是当今社会及以后的人类历史上人性发展所应走也必然走的道路。正如倪匡在《假太阳》中所坚信的那样:“随著一代一代的进步,善也将替代恶。”“随著时代的发展,人总是迈向文明,脱离野蛮。虽然速度十分缓慢,道路极其曲折,甚至三步退两步半,但人类总是走向光明,追求善,摆脱黑暗,摆脱丑恶,人类是在进步之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倪匡的科幻小说就不再是虚无缥缈的科学幻想,而是建立在对现实深刻洞察上哲理性的思考,是“幻想与现实”的完美结合,为人类人性的建构提供了一面镜子和参照,从而具有独特的文化价值和深远的启示意义。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https://bailushuyuan.org/novel/traditional/reviews/37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https://www.shuhai.org/articles/49/

白鹿书院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纪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