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纪实小说  轻小说  繁体版

横沟正史推理小说的特点

横沟正史日本推理小说史上举足轻重的作家,其在推理小说的造诣上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与江户川乱步松本清张合称日本推理小说的三大高峰。其作品融合了本格变格两派的创作风格,在严密的逻辑推理中加入阴森诡谲的艺术风格,创作了一系列妇孺皆知的推理小说作品。笔者拟从横沟正史推理小说的情节设置入手,分别探析其小说在这方面的特点,力求让读者了解横沟正史推理小说的卓越之处。

情节主要是指作品中所展示的人物经历、各种矛盾冲突以及一系列能显示人物自身、人物与人物之间、人物与环境之间某种特定关系的具体事件。因而,广义上的情节就是事件,是作者根据一定的意图而通过小说来讲述的事件。对于情节,我们做两方面的讨论。第一,小说不是通过人物形象塑造来构建小说的故事情节而是通过故事情节来塑造人物形象。第二,情节往往与故事相融合,并且具有更为重要的作用。首先我们要明确情节和故事在很多时候会混合在一起,但是之间的区别却也足非常明显的,具体来说,情节和故事都是在叙述事件,但是情节较故事更强调因果关系,即动作的推进性和目的性。总而言之,情节完善了人物,讲述了故事的因果缘由,就能够显而易见地看出情节在整个小说构建中所占有的重要的地位和不可忽略的作用。而作为小说中的一个重要分类的侦探小说,是以案件发生和推理侦破过程为主要描写对象的小说类型。自它开始在文学创作上流行开始,就以其在情节设置方面的独特吸引力而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而作为侦探小说大家横沟正史也自然在这方面具有非常伟大的成就。

元代文人乔梦符在谈论乐府的章法的时候提出了“凤头”、“猪肚”、“豹尾”的比喻,用以形容文章要有好的开头、主体、结尾。这个说法即要求作品要有像凤头那样美丽精彩的开头,要有像猪肚那样有著充实丰富内容的主体,要有像豹尾一样有力的结尾。后人援引元人的说法来作为评判作品好坏的基础理论。而在横沟正史的侦探小说之中,却令人意外地发现符合了这一理论,这无疑是对原本传统的侦探小说情节设置模式的一次突破,下文即从开局、过程、结局以及新模式的运用四方面进行论述谈横沟正史侦探小说对传统的创新。

1、“凤头”——浓墨重彩的开局

而对于侦探小说来说,众多小说家认为,应当将小说的中心放在案情的介绍和推理破案的过程之中,所以往往在小说的开始阶段并未花费太多笔力,仅仅是简短的、甚至是粗略的交代一下。在作用上只是为了使读者将要发生的故事所形成的特殊的氛围之中,紧接著便立刻出现小说的主要案件,所以,大多数侦探小说的开头部分,仅仅是为了起到一种案件的前置预警,这通常是犯罪行为已经完成,或者是出现某种令人惊恐不安的前兆,即将发生犯罪。比如说江户川乱步的名小说《D坂杀人事件》,开头部分写道:某天下午,“我”坐在白梅轩咖啡厅里悠闲地喝著咖啡,并与刚结识不久的明智小五郎一同观察稍微有些异样的旧书店。这样一个简单的开局描写便引出了旧书店的老板娘被人勒死的剧情。由此可以看出,传统的侦探小说,对于开头部分的描写,旨在起到一个引出案情的作用。

但是,横沟正史在吸取了前人的写作经验之上,完善了开头部分对于整个小说情节设置的作用,让原本简单的开头变得华丽精彩。这一点可以从横沟正史小说的写作风格方面来进行分析。他对于开头布局的重视,在于他将个人所擅长的小说气氛的渲染,尤其以恐怖的情绪引入到小说之中的写作特色,运用到小说开局阶段的写作之中。比较常见的手法是借助恐怖诡异令人生畏的传说或者故事,花费较多的笔力用于故事背景的介绍,这样一来,就将侦探小说原本滞后的铺陈提前到小说的开局部分,让读者能够尽早的进入到小说所营造的特殊氛围之中,进入到他所构建的侦探小说的世界之中。在能够更好地吸引读者的注意力的同时,又在结构上能够顺理成章地起到了铺垫后续案情的作用。而在这方面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便是《八墓村》了。

《八墓村》的开始就介绍了一个恐怖疹人的传说作为背景介绍。横沟正史在小说的开头便描述了一个恐怖的鬼神传说故事,很容易便让读者一开始便感受到浓烈的恐怖氛围,而对于小说所描写的案情的所在地八墓村的介绍,亦存在结构上的必要性,为后续八墓村内的人物形象的神秘性和发生在八墓村里面的杀人案件起到了铺垫的作用。而这随后所发生的一系列的连环杀人案,又与之前介绍的八墓村的八位武士被杀后报复村民的传说故事不谋而合,所涉及的死亡人数也是八人,这就让读者在主观上感受到这又是一次前后呼应的鬼神的报复行动,而凶手正是利用这种看似偶然却在内部存在结构上的相关联的巧合来设计杀人的计划,不禁让读者觉得毛骨悚然的同时,佩服横沟正史在小说情节设置上的前后照应和铺陈的功力。

精彩的开头较之简易的开头,不但不会让读者觉得小说开篇臃肿不堪,反而起到吸引读者继续读下去的欲望的作用,横沟正史在开头布局的特点使得整个小说在情节设置方面更加具有鲜明的风格。以《八墓村》为代表的这一类型的小说,正是以出色的开局设计,结合后续正文故事的描写,起到融为一体而相互呼应的作用,让读者感受到小说中的巧思所带来的阅读享受。

2、“猪肚”——完整、集中的过程

情节设置最关键之处便在于案件线索推理到最后侦破揭晓谜题的过程,而如何使这一部分大放异彩,是各位侦探小说家需要完成的功课。在这一部分,江户川乱步通常采用的是侦探与犯罪嫌疑人之间的力与智的较量来使故事盘旋递升,使情节激烈而不失严密推理的逻辑性。比如在他的小说中,为名侦探明智小五郎量身定做了一位宿敌怪人二十面相,小说的情节就在两位对手之间的相互设置谜题解开谜题之间逐步发展,最后变成完整的一次事件。这种设计手法的运用,不但符合侦探小说的经典模式,而且是对经典模式的发展,侦探与罪犯的多次较量亦是经典模式的多次运用,使小说场面宏大而节奏紧凑。

而横沟正史却另辟蹊径,从小说过程情节设置的完整性和集中性出发,通过对小说这两点特性的极高的要求,来达到是过程的情节设置大放异彩的目的。

情节设置的完整性要求。通常来说,侦探小说将推理过程的重心放在侦探如何去推理破案上,这样的写作方式对于侦探小说来说无可厚非,但是这样一来往往会造成过分强调侦探推理而忽略了情节的流畅性,使读者在阅读的时候不能保持思维的一贯性。横沟正史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于是在侦探小说强调推理逻辑的基础上,充分重视小说情节的完整性,追求情节的完美呈现。而如何去做到这一点,横沟正史采用的是淡化侦探在案件中的特殊作用的方法,是使侦探成为案件的亲历者,与读者同一视角去经历案件,首先使侦探成为读者的眼睛,而不是读者的大脑。虽然在过程中,亦会加入一些侦探对案件的分析和思考,但是并不占用过多篇幅,仅仅是对案情进行简单的梳理,与其说是为了破案而思考,不如说是为读者理清案件的条理,并不影响情节的流畅性。而在小说的最后,侦探进行解释破案经过的时候,再引人严密的逻辑推理对情节进行分析。这种将侦探隐含于情节之中的方法,在保持了侦探小说原有的严密逻辑性的同时,而不失情节的完整性,使得读者能够在严密推理和完整情节的双重享受中进行阅读。《犬神家族》一书,便是作者追求情节完整性的代表作。书中讲述了侦探金田一偶然遇到了巨富犬神家的一员珠世小姐,从而被引人了犬神家内部杀戮的惨案之中。在整个小说中,从佐武佐智被杀,到佐清的身份之谜,再到静马被杀,金田一在中间起到的作用很难让人想到他是位侦探,他在整个犬神惨案的过程中扮演著与读者同样的思考者的地位,将他的侦探行为隐含与情节中,是服务于案情发展的因素,而最后经过严密的逻辑推理出佐清的母亲实为凶手,从犯罪动机和作案手法上进行了详尽的阐述,又符合侦探小说应有的特点。由此亦可证明,横沟正史对案情过程情节的重视程度。

情节设置的集中性要求。横沟正史侦探小说在情节完整性上的要求,可以说使得小说在情节广度上达到了一定水平,而如何让小说在情节的深度上有所建树,他采取的手法是在完整性的高度要求的同时对情节的集中性进行强调,从而起到加剧情节的激烈性的作用,使小说在读者的心中达到更为深处的地方,触及读者更为深人的内心。而如何去做到在情节的集中性方面的强调,横沟正史采取了一个简单的方法,便是尽量缩小故事的发展空间,换句话说既是将小说的人物设定和情节活动限制在一个相当狭小的空间环境之中。通过对故事空间进行的高度集中来达到使小说情节集中性的强调。这一点在横沟正史的诸多小说中均能得到体现。前文提到的《本阵杀人事件》,案件在空间上被限制在本阵的新房内,可谓狭小;《犬神家族》中,案件被设定在犬神一族家庭的庄园内,这一点设定类似于欧美黄金时期所确定的“大家族庄园”模式,同样是狭小的空间;《八墓村》的空间设定较大,确也仅仅是在一个小小的村庄里面,同样的空间类型有《狱门岛》和《女王蜂》,一样只是在一个神秘而密闭的小岛上《女王蜂》是在月琴岛上发生的连续杀人事件),利用巧妙的手法、精致的设计、紧凑的时间差、奇特的作案动机,构成整个恐怖故事。

诸如《狱门岛》这些小说的情节设置均在相对狭小的空间之内,通过狭小空间之内爆发出来的各种恐怖蹊跷的案情,使小说在阅读上带有一种由于空问的狭小而显现出来的紧凑感,激烈性由此而加强。横沟正史在小说情节完整性和集中性方面的强调,使小说最后达到在广度和深度上包裹读者的目的,使读者体会到立体的阅读快感,引发读者强烈的阅读享受。所以,横沟正史在情节设置方面的特性是其取得成功的取胜之匙。

3、“豹尾”——平缓而有力的结局

关于侦探小说的结尾,前文有所提到,往往是以逮捕罪犯以及罪犯供认不讳为结束,与宣布破案部分存在著密切的联系,可以说是为整个案件画上一个句号的部分。这样的传统模式,往往使得小说在达到高潮之后,出现戛然而止的尴尬局面。随著侦探小说的日益发展,阅历丰富的读者对小说各部分的要求日益增高,许多读者在体验了过山车式的案情解读之后,很难接受平淡的抓获罪犯为结局的设定,未免讥讽这类小说狗尾续貂。通常因为小说的结局过于平淡而余兴未了,从而将小说的等级划低的情况屡见不鲜。

而横沟正史在侦探小说的创作中发现了这一点,可能是基于其对故事完整性的强调,以及对独特艺术风格的追求,使得他在进行侦探小说创作的时候,十分重视一个刚健有力的结尾的设置,而如何去设置,他采用的是类似于中国古代小说常用的“獭尾法”的情节设置方法。所谓“獭尾法”,是清人金圣叹在其《读第五才子书》中所提到“谓一段大文字后,不好寂然便住,更作余波演漾之。如梁中书东郭演武归去后,知县时文彬升堂。武松打虎下冈来,遇著两个猎户,血溅鸳鸯楼后,为城壕边月色等是也”。即小说在情节的主体部分、情节的高潮之后,为了不使之戛然而止,为小说设置一个延续高潮、缓缓下降的余波式结尾即“事过而做波”,使小说能做到波中有浪,浪后有波,波浪相连,周而复始,甚至演至终篇。

横沟正史正是将这种“獭尾法”巧妙地运用到了侦探小说的创作之中,在不使侦探小说的重点破案部分的权重受影响的情况之下,将结尾设置的刚健有力,耐人寻味,不至于出现戛然而止的局面。这类结尾的代表作便是《犬神家族》。

《犬神家族》的结局在揭露佐清的母犬神松子亲实真正的幕后凶手,佐清在暗中帮助母亲处理尸体亦被判刑中结束。松子对罪证供认不讳,佐清也自愿被逮捕服刑,结局看似就要落人俗套的结尾设定,但是《犬神家族》中关于珠世小姐与佐清的爱情这一条线索在此发挥了作用,在被抓捕后佐清和珠世相互倾诉了爱慕之意,并表示愿意等到佐清出狱那天与佐清完婚。于是,有了生存下去的动力的佐清带著希望去服刑,而从头到尾都是为了儿子打算犯下诸多杀人案件的母亲松子,在看N)L子获得幸福之后,感慨自己的人生已经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于是选择了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样幸福而又悲壮的结局设置,承袭了小说前文案件侦破的主线,可以说是高潮后设置的一个余波。让读者在接受了情节高潮所带来的解读快感之后,在结局处平缓的结尾,而不是戛然而止。

这种“獭尾法”的结局设置,使得原本略显平淡的侦探小说结尾设置变得有力而平缓,实乃对侦探小说情节设置的一大突破性创造。

4、新模式——倒叙推理

在世界侦探小说的创作类型中有一类特殊的成员——倒叙推理或反叙式侦探小说。这种类型的小说,在情节设置方面有别于传统侦探小说。凶手的犯罪行为在一开始即被揭露,将看点集中在侦探如何抓到凶手,故事通常会以凶手视角展开,犯人将先实现一宗完美犯罪。等侦探登场后,再通过各种蛛丝马迹查明真相、抓到犯人。由于破案关键一定会在故事前半段的犯罪过程中,经由叙述充分展示给读者知晓,因此倒叙推理也被视为“最公平的解谜推理”。所以该类小说难点在于如何侦探如何确认犯人,如何定罪。犯人与侦探的心战。而所谓的“眼见并非真像”还另倒叙推理偶尔还具备叙事性手法。这类小说被江户川乱步称为逆推理小说,是侦探小说在情节设置上做的一种创新尝试。在侦探小说界,因为这类小说涉及心理学方面的内容而创作稀少,在13本侦探小说界,更是鲜有佳作,而就在不多的作品之中,江户川乱步取得了不俗的成就。而横沟正史在倒叙推理小说方面亦做了许多尝试,其中《夜行》被认为是比较成功的作品。《夜行》的主人公屋代寅太,即是整个故事的叙述者。作为事件的讲述者的屋代寅太,一开始作为事件的旁观者冷静叙述,到了最后,在即将复仇成功的时刻,突然变脸,成为了让人恐怖的凶手。屋代策划了整个过程,但一开始以侦探小说家的身份旁观事件,却写的滴水不漏,毫无破绽。到了后来,他自白式的表述,平静中的残酷感油然而生。在交响乐中从管乐到弦乐,从低音到高音,美妙的变奏,让听者感受到穷尽变化之能事的美。横沟正史通过倒叙推理手法的运用,使小说达到了交响乐般带给读者的感官享受。这种情节奇特设计起到让读者出人意料的作用,让读者拍案叫绝的同时感受到小说所带来的阅读享受。横沟正史在情节设置方面所进行的倒叙推理的创新尝试,亦让他在侦探小说的历史地位上更加重要。

横沟正史之所以能被称为大家,与其作品在情节布局方面体现出十分高超的侦探小说创作功底有著十分重要的关系。他的侦探小说对小说开头设计的重视以及对过程情节设置上对完整性和集中性的强调,大大提高了小说对读者的吸引力以及情节描写上的连贯严谨性,有力而平缓的结局设置更是让小说的结局波中有浪,浪后有波,波浪相连,周而复始。而不同于传统的侦探小说情节设置手法——倒叙推理的运用,则在侦探小说创作的拓宽发展上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影响了日本侦探小说的创新,也是值得重视的一点。综上所述,横沟正史作为日本侦探推理小说的三大高峰,其在侦探小说创作的造诣上具有令人折服的水准,其在对推动侦探小说发展上具有不可磨灭的作用,其在情节设置的表现特色方面同样令人刮目相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https://bailushuyuan.org/novel/traditional/reviews/23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https://www.shuhai.org/articles/35/

白鹿书院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纪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