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军事小说  纪实小说                  

《天囚》凌非现代小说全文线上看

天囚第一章 子夜谋杀
      第一章  子夜谋杀
  怎么会这样呢?一下都动弹不得,像落入
了一张宽大而紧密的蛛网中。田刚亮的身子像
从滚开水里刚捞起的面条一样软。身体的虚弱
使得他迷迷糊糊,知觉不定。病房里的空气是
发苦的,脑子里的一切如同一场混战后的残迹
。他想要挣扎起来,大喊一声,然而办不到。
他一会儿觉得自己轻得可以浮在空中,一会儿
又觉得自己重如磐石,他饥渴得难受,不是肉
体的饥渴,而是心灵的饥渴。他脑中突起的块
磊足够垒成一座仇恨的城堡。一颗光明磊落、
纯洁无瑕的心灵受到伤害和打击后首先想到的
是在心房周围筑起围墙,并在心房内分出许多
格、每一格都放上不同的东西:对付邪恶的正
义、对付狡黠的睿智、对付阴谋的策略、对付
丑陋脸孔的重拳。
  开始田刚亮还想过,无论如何,不能让自
己的妻子舒惠知晓。即使非让她知晓不可,也
要自己最后的结果出来。究竟是死,是活?死
就死个干净,活着就要脱离危险,毕竟长痛不
如短痛,不能让她脆弱的心像弹簧一样在生与
死之间,一会儿伸长,一会儿紧缩,田刚亮为
自己不死不活的现状愧疚,舒蕙是他愧疚的起
源。女人总是脆弱的,不管她们经历了怎样的
风雨,不管皱纹怎样深刻她们的美,她们始终
生活在家的屋檐和男人的臂膀之下。如果说妻
妾成群是每个男人的梦想,那么,夫贵妻荣便
是每个女人的梦想。说来可怜,也可敬,作为
妻子的女人一生的成果就是用女娲传下来的泥
土塑造了自己的丈夫。作为妻子的女人不仅是
妻子,还是第二母亲。
  舒蕙像母亲看守自己病入膏肓的孩子一样
,睁大着忧郁的眼睛,专注地盯着田刚亮看,
看他宽阔的前额和刚直的鼻梁,看他微合的双
眼和脸部坚毅的轮廓,关注着他呼吸的翕动和
他缠着绷带的手臂。她怔怔地看着,每一处都
看上半天。仿佛她从来没有看过他,仿佛他不
是她的丈夫而是一个远方来的需要她照顾的陌
生人,她真愿意卸去他全部的心理重荷,担在
自己肩上。她希望他舒展开眉头,睁开眼睛看
好,哪怕一分钟也好。她希望他高兴起来,但
一想到他的生命还像木偶一样被不知多少根错
综复杂的丝线、不知被什么人提着时,她的酸
楚就不容置辩地,一阵一阵地,像浪头强烈的
震撼着她,像空穴来风,叫她全身透凉、悲哀
是一群由表及里、由外到内专找人的致命创伤
处啮的小虫,又傲慢又狂妄。她就处在这些小
虫的围剿之中,插翅难飞。悲哀过去,惨痛又
垄断了她,以油浸蚀白纸的速度。
  舒蕙是一位温婉娴雅、秀外惠中、知书达
12
选择章节:
点击此处翻到第一页(Home)
点击此处翻到最后一页(End)
点击此处翻到前十页(PageUp)
点击此处翻到后十页(PageDown)
点击此处翻到前一页<-
点击此处翻到后一页->或空格

小说推荐

老外对金庸小说的理解 暴笑!言情小说的伪女性主义

其它作品

天囚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小说  外国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古典小说  军事小说  纪实小说